那声惨叫让所有人傻眼!隋文静夺冠后才说:赛前我捡回了一条命

2019-03-22 21:53

一首《Rain,In Your Black Eyes》曲毕 ,韩聪隋文静紧紧相拥,眼泪在眼眶里不停地滚动,经历了平昌失金的痛苦,经历了伤病的折磨,他们终于在埼玉上演奇迹,在伤愈复出仅仅三个月之后,夺回世界纪录,重登群山之巅。

那声惨叫让所有人傻眼!隋文静夺冠后才说:赛前我捡回了一条命

世锦赛前遭重创 隋文静捡回一条命

世锦赛开赛前的一周,是国家队的媒体公开课,在众记者的注视中,韩聪隋文静摔得一塌糊涂。合乐训练中,隋文静在单跳中重重摔倒,虽然立刻站了起来,但在随后的整堂训练课上,她的左手始终撑着腰部,看上去十分痛苦,这一幕让在场的记者揪心不已。果然,训练结束后的治疗情况并不乐观,隋文静一直无法起身,只能让韩聪一个人面对记者们的采访不停苦笑。

看到这样的状态,不少人猜测世锦赛可能没戏了,大家不知道的是,这不是最糟糕的一次。时间再往前追溯半个月,隋文静发生了一次严重的意外,两人做捻转动作时,韩聪没有接到隋文静,她从空中直接飞了出去,毫无防备落了冰,一声歇斯底里地惨叫,在场所有人冒出一身冷汗。

再回想起那一刻,隋文静仍然心有余悸:“捡条命回来!”腰和胯根本不能动,五脏六腑都在疼:“跟车祸差不多一样的撞击了。”不幸中的万幸是,最后关头隋文静用手撑了一下地:“要不然,第一内出血,第二肋骨断裂,第三可能就瘫了。”

那声惨叫让所有人傻眼!隋文静夺冠后才说:赛前我捡回了一条命

在重摔前一个月,他们在四大洲比赛夺得冠军,那是伤愈后的第一场国际比赛,当记者恭喜他们旗开得胜时,隋文静韩聪摇摇头:“我们表现得并不好。”

那次比赛,短节目自由滑两个节目都出现了失误,能拿冠军有对手一半的功劳,这不能怪他们,在比赛前,自由滑两人仅合了三次。

“蛮心急的!”韩聪道出当时两人最大的感受:“身上还有很多问题,比如身体机能和素质这块还没有达到,女孩体重这也没有到,力量上我这还需要再加。”

时间紧任务又重,却发生了谁也不想看到的意外。面对隋文静的重摔,所有人当场傻了眼,韩聪更是惊慌失措。

然而,隋文静只在床上躺了三天,哪怕不能跑跳,还是坚持回到了训练场,时间真的不多了。

韩聪曾说,平昌冬奥会后他们应对困难上,有了自己的心得。但这一次,别无办法,只能咬牙坚持。

“我们想过世锦赛可能真的没戏了。”话这么说,两人也没有放弃,为了让节目更流畅,隋文静在一个月内减掉六斤,要知道,她只有八十多斤而已。

总教练赵宏博也察觉到弟子们的情绪,试图给他们减轻压力:“第一,奥运会后你们状态一般,别人也不一定非常好。第二,不一定你状态百分百,就滑的百分百,全力去拼,不一定什么样。第三对手没有拿过世界冠军,更想拿的时候,心态也会有变化。”

那声惨叫让所有人傻眼!隋文静夺冠后才说:赛前我捡回了一条命

哀兵出征 他们要放手一搏

说实话,赵宏博心里也有些没底,出发前两人的节目完成度只有百分之七十:“他们的能力没有以往做的那么扎实,夏训、包括阶段性的训练,总是在赶,训练的效果就降低了,积累起来到真正想要拿上去的时候,想拿还拿不上去,这个时候运动员有时候情绪就会出现变化。”

如果世锦赛没有拿到冠军,其实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,毕竟隋文静在平昌冬奥会后确诊右脚第二跖骨应力性骨折,才刚刚伤愈复出不久。

申雪直言不能要求运动员四年都紧绷着:“平昌奥运会一过,这个周期刚刚开始,会有放松和调整,毕竟他俩的重点还是要放在2022北京奥运会,我们也给他们调整的时间和放松的时间,运动员的神经不可能一直是紧绷的,紧绷四年会非常疲劳 。”

3月 17 日,中国花滑队正式出征日本,赵宏博说:“放手一搏,就是要争夺世界冠军!”韩聪隋文静也暗下决心:“拼了。”

世锦赛的举办地在举办地在埼玉,中国队驻扎在新宿,车程要两三个小时,第一场训练在7时 30 分开始,每天早晨 4 点 30 队员们就要从驻地出发,这样的车程让隋文静的腰再次经受考验:“伤势没完全好,来回旅途时间比较长,堵车要两个小时,时间长了腰会受不了。”而且两场上冰训练时间间隔很短,来不及回酒店,赵宏博让队员们带着被褥,中午在场馆餐厅打起地铺,韩聪冻得直抽鼻子。

演示站点评论关闭